黄药师:学会放过自己终与生活和解

  黄药师,位列射雕五绝,江湖大V,上通天文,下知地理,五行八卦、奇门遁甲、琴棋书画、农田水利,乃至经济兵略无一不晓,无一不精,可谓世间罕见的奇才。论武功,他可能算不上金庸武侠世界最顶尖的高手,但论综合实力,惟有逍遥派掌门人无崖子能够相提并论。更兼相貌清癯,丰姿隽爽,萧疏轩举,湛然若神,妥妥的气质大叔一枚。这样的人,本该风流倜傥、潇洒有度,红颜知己环绕,折服众生无数,然而黄药师却不走寻常路,性格古怪,邪气侧漏,更拥有一个江湖圈为之色变的“网名”——东邪。

  东邪黄药师,邪中带着七分正,正中透着三分邪,射雕纪元中的他,性格乖张孤僻,冷酷无情,一言不合就动手,套用周星驰电影里的一句经典台词形容:大多数的江湖人物,在他眼里都是垃圾。一张人皮面具冷对众生,江湖人闻东邪名号为之色变,无不敬而远之。

  黄药师极其聪慧、博学,但同时又极其自矜、自负,可以说,黄药师大半生的纠葛和曲折,都因这些性格特质而起。首次华山论剑,中神通王重阳得到擂主称号,并且获得《九阴真经》,黄药师虽然没有拿到全场最佳,但心高气傲自视甚高的他,内心是极其不甘的,挫败和自负的感觉交织在内心涌动,让他对声名和功夫的欲望逐渐难以控制,在得知王重阳去世的消息后,他做出了一件有违大宗师身份且被粉丝诟病的事,这件事也成为之后他一连串的人生悲剧的导火索。

  早年的黄药师虽然性格怪癖,但并没有达到极端的程度,否则也娶不到贤妻冯衡,他俩的结合,更像传统意义的才子佳人CP。但之后黄药师精心设计了与周伯通的偶遇,利用妻子过目不忘的本领,将《九阴真经》下卷强行记下,周伯通也因此毁掉下卷原本,这件事实在是有些不敞亮。而之后发生的一连串事件,也颇如西方魔幻电影的桥段,《九阴真经》之于黄药师,如同被诅咒的魔器,先是自己的爱徒陈玄风、梅超风偷了经书逃出桃花岛,盛怒之下的黄药师打断其他徒弟的双腿并逐出师门,接着爱妻不忍看到他的失望,在临产期强写真经,导致早产去世,一夕之间痛失爱妻、徒弟,襁褓中的幼女嘤嘤啼泣,冷月残风,父女孤独相对,人生骤然间从高峰跌到谷底。

  一本形同鸡肋无法修炼且得而复失的《九阴真经》下卷,就轻易换去了他最珍贵的东西。可想而知黄药师此时的挫败感和痛苦,从此他将自己无比的孤独和悔恨紧紧地包裹起来,披上了更加冷酷怪癖甚至充满邪气的面具,将一切拒于千里之外。内心的悔恨从来没有显示在言语表情中,但给妻子做的海葬花船,给残废弟子准备的新版《旋风扫叶腿法》,都可以看到他极端人格外壳下的自我内心救赎。

  但令人诧异的是,射雕中的黄药师,到了神雕中几乎变得判若两人,晚年的黄药师俨然是一位正常的父亲、姥爷和江湖长者。终神雕全篇,黄药师虽然着墨不多,但仍然勾勒出他大部分的时间都如闲云野鹤一般游历江湖,纵情山水。偶尔提携一下后辈,甚至关心一下年轻人的情感和心理,宽容而爽朗。甚至在襄阳大战中运筹帷幄,诸葛军师附体。这还是黄药师吗,还是原来那个令人畏之如虎的江湖怪人吗?

  无法知晓黄药师的内心发生了什么变化,也许是一刹那的醍醐灌顶,也许是岁月弥长中的冰雪消融,也许是亲情化解了无尽的孤寂,也许是阅尽世事沧桑让他与自己和解。更加渴求声名的欧阳锋落了个疯疯癫癫的下场,醉心武功的南帝偏偏背负上了大半辈子的情债,豁达如洪七公也被丐帮所累,中神通王重阳更是早已尘归尘、土归土。也许黄药师想通了,放下了,几十年来拧巴的生活,难以释怀的对妻子的情感和悔恨,以及极端的自矜自负都放下了,那张毫无生气的人皮面具也放下了。黄药师的晚年,居然活成了老五绝里最潇洒的一个,在第三次华山论剑仍旧沿用“东邪”名号,已略略有些违和,所以“东不邪、西不狂”的第三次华山论剑,也就远没有第一次那么经典了。

  人这一生,终将学会放过自己,与生活和解。黄药师最终活明白了,虚名不过浮云,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,他选择的一定是妻贤女孝、爱徒环绕,而不是武功秘籍。放下了愤世嫉俗、自负纠结、悔恨羁绊之后,黄药师也许才真正找回了自己。